今天是:     欢迎您访问av电影 设为首页 | 留言求片 | GOOGLE地图 | RRS订阅 | 精彩专题 | 全部影片

本类更新

热门伦理电影

    无相关的数据!

热门成人电影

    无相关的数据!
大學刑法課法律系學生(超棒)9
添加时间:  阅读:159  推荐:

「今天我們講各種犯罪類型。一個月前講過作為犯與不作為犯,現在補充其他的犯罪類型。」今天的陳湘宜大概是因為10月多的天氣還蠻熱的,一身隨性的打扮,只穿了件白色T-shirt搭配下半身紅色牛仔褲,還戴了一副黃色的有色眼鏡,看起來隨性中帶著時髦。

「一般而言,多數刑法分則中規範的犯罪類型都是『狀態犯』,意即犯罪行為侵犯法益〈法益指法律保護的利益。例如:身體法益、生命法益、性交的自主權也是一種法益〉的瞬間,犯罪即完成。簡單的說,例如:我們課堂上常常示範的強制性交行為,只要男女或男男、女女一方並沒有性交的意願,而雙方性器官接合的瞬間,強制性交罪即為成立,也有人稱狀態犯為即成犯,但亦有學者區分即成犯與狀態犯的概念,有興趣的同學再深入探討。」

「相對於狀態犯的是繼續犯。繼續犯必須行為人放棄犯罪之實施,犯罪之違法情形才會中斷;換言之,它是必須行為人持續進行犯罪行為或維持違法狀態,才能看出它的犯罪特徵的。講這樣會不會太快?」

豈止太快,我看全班已經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同學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了。

「那沒辦法了,既然多數同學聽不懂老師說的,那請小平出來示範囉。」說著陳湘宜也除下了眼鏡。啊,我看今天的上課內容應該扯不到示不示範的啊,怎麼又有我的份?不過既然是跟心儀的陳湘宜示範,那就怎麼樣都無所謂啦,於是我欣喜地正要起身走向講台。

「老師,我抗議!」只見一位男同學長身而起。「老師,為了增進學習效果,我也想要親身體驗課堂示範,不要每次都是小平。」待他說完,其他男同學也大聲鼓譟:「是啊,是啊,每次好康的都是他,哪有這麼好的事兒!」

上到現在第6堂課了〈其實我已經忘記第幾堂了〉,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要跟我搶首席助教的位置,我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尚未站直的身子又縮回了座位上去。

我定睛一看,那位男同學竟然有190cm高;而且看到今天陳湘宜穿得那麼時髦,也已經拿下了眼鏡,正待褪去上衣,想必今天也要『身教』一番,那男同學的褲檔竟然已經高高隆起。雖然隔著一層牛仔褲,但我估計那根肉棒不加頭絕對有20公分長,直徑就更不用說了,可能比7-11賣的大亨堡還粗上一圈。

陳湘宜也想不到突然有人自願取代我的位置,一時也只好故作鎮定道:「同學說得也有道理,那,那,今天就由老師和你示範。」說完她才看到那同學隆起的胯下,不免發出輕聲驚呼,接著臉頰也瞬時發出緋紅,然後不可置信地吞了一口口水。

眼看木已成舟,似乎沒有轉圜的餘地了,我心儀的陳湘宜馬上就要與這位高大壯碩的男同學做課堂示範。雖然說不一定會指向以強制性交示範,但上到現在第6堂課,除了第一堂課,有哪一堂課沒有男生在課堂上射精!回顧以往的經驗,今天下課前,我心愛的陳湘宜就要被這個猛男幹得希哩嘩啦的,搞不好陰道被搞得鬆垮垮不算,子宮裡面還會被灌滿腥臭的精液!看他肉棒的尺寸,大概能射出我兩倍以上的量,要讓老師懷孕也輕而易舉。

怎麼辦?雖然陳湘宜沒有向我親口證實過,但顯然她的第一次是誤打誤撞地給了我,如果我不能保護心愛的女孩子免於巨#的侵犯,還要眼睜睜地看著別的男人用巨大的陰莖撐開她緊窄的陰道,在她原本純潔的身體裡面注滿精液,我、我還算是男人嗎?

想到這裡,陳湘宜也已經不似以往般地乾脆,脫了老半天還是只脫下T-shirt,露出粉藍色的胸罩,卻怎麼也不肯褪下牛仔褲,看來她也猶豫著要不要讓這巨大的陽具塞入自己體內。

看陳湘宜也一副不太情願的樣子,於是我心一橫,感謝李安的斷背山給了我無比的勇氣,我激動地一把推倒課桌,大叫道:「老師,您已經那麼厲害了,不需要再示範!讓我跟這位男同學來示範吧!男生跟男生也可以示範強制性交啊!」說著我也解開了褲子拉鍊跟釦子,褪下內褲,露出因為緊張而疲軟不振的老二,展示我的決心。

全班瞬間呆住,一時也不知道怎麼反應,而我得理不饒人大叫:「我身為大導演李安的支持者,親身演出他的斷背山也很合邏輯吧!」我邊叫著眼淚邊在眼眶裡打轉,沒想到18歲就要變成『正港的男子漢』,前後都破處,真是插人者人恆插之。陳湘宜則一點「得救了」的表情也沒有,只是呆呆地盯著我道:「好、好、好,那就由你們兩個示範。」然後趕忙穿上了衣服。

那位先前陰莖脹得嚇人的同學,看到我展露出必死的決心,連忙改口道:「老師,我覺得我基本觀念還是不清楚,還是乖乖作筆記比較好,我不跟小平示範了。」回到座位時還喃喃道:「幹,玩這麼大,算你狠!」

神啊,愛一個人莫過於此,感謝賜給我無比的勇氣,陳湘宜總算是得救了。不過,能每次都用這一招嗎?不管,先解決眼前的危機,以後只好見招拆招了。

「老師,我願意跟小平示範!」上次那個說勃起是反射不是行為的眼鏡妹又再次解救了我,若不是她開了口,大概班上也沒有人知道接著課堂該怎麼發展。

「同學,妳叫做?」「老師,我叫做葉宜吟。」

「好,宜吟,謝謝妳的配合,那就由妳示範狀態犯和繼續犯的差別囉。」

拔下厚重的近視眼鏡,脫下上衣、解下胸罩,露出粉紅色乳暈、青春的精緻乳頭、和一雙堅挺椒乳,葉宜吟邊說著:「老師,我先聲明一點。雖然我願意配合,但因為我還是處女,我不想在婚前就弄破處女膜,所以請老師想別的示範方式,只要不侵入我的性器官,怎麼樣都可以。」雖然講出這些足以令一般女生臉紅心跳的性學用語,但葉宜吟的表情絲毫未有一絲牽動,如同她上次課堂般地冷靜,純粹將一切以學術的觀點看待。

話剛說完沒多久,葉宜吟也已經乾脆地脫下了緊身牛仔褲、褪下粉紅色點綴白色小碎花的內褲,讓我第一次直接看到她明亮的雙眸,和完全自然不被鏡框遮掩的臉孔。心揣,等一下雖然不能用陰莖侵入這好學清秀佳人的可愛處女陰道,能目睹她在班上全體同學面前全裸的畫面,今天也算不虛此行。

雖然身高不高,僅有160cm上下,但宜吟的身材比例非常完美。嬌小的身軀配上大小適中、32B的胸部,纖細的雙腿也自然併攏,沒有濫交的蕩婦們的矯揉做作,也沒有一絲處女的過度矜持,性感雙腿交會的隱密處,則蓋著一小塊烏黑卻令人感覺清爽整齊的陰毛。

我正認命地搬著桌子,要把它們拼成小床,陳湘宜卻示意我不用搬了,而要葉宜吟站在講台正中央,背對同學們,雙手貼在白板上,雙腳則是張得開開地,像美國警察盤查時常要歹徒作的動作一樣。

從葉宜吟背後看到她那隨著電風扇吹拂而搖曳生姿的陰毛,再往她私密部位望去,那粉紅色的陰部盡收眼簾。雖然她已經聲明不能插她的陰道,但我仍然充滿無限遐想,不禁地就硬了子孫根。

「小平,你過來。」陳湘宜把光著下身的我叫到講台上道:「之前我們示範了各種強制性交的可能性,卻獨漏了肛交,你試試看把陰莖插入宜吟的肛門。」

怎麼可能!沒有經過潤滑的肛交是會害我小弟弟破皮的啊。雖然我心中這麼想,不過若是就此提醒陳湘宜,中斷了現在的示範,搞不好今天就這樣草草了事了,我完全沒爽到還是小事,更慘的是搞不好又要陳湘宜入虎口,那才叫做得不償失。

想到這裡,我便硬著頭皮上了,不過如我估計的,龜頭始終不能擠進葉宜吟未經開發的肛門半分,只比觸碰的程度嚴重一點,龜頭只能拼命地擠壓著宜吟的肛門嫩肉,卻未能達到插入的要求。

此時陳湘宜突然打斷了我的嘗試道:「各位同學看,假設宜吟是不願意性交的,則小平的龜頭接觸到宜吟肛門的瞬間,小平就已經成立強制性交的既遂,這點無庸置疑吧,如同傷害罪的『受傷』,殺人罪的『人死』等等,此刻法益既然已受侵害,犯罪就既遂,接著受傷狀態、死亡狀態、性自主已經被妨害的狀態,都只是一個狀態,而不會另外再構成犯罪,這就是狀態犯的概念。」

「繼續犯呢,則是例如:私行拘禁罪雖然也是在私行拘禁的瞬間行為就既遂,然而如果行為人不釋放被拘禁的被害人,則即使行為人心中已經不想再繼續犯罪,只要他一天不放開被害人,這個犯罪就會一直繼續,追訴期也永遠不會屆滿,因為他不釋放被害人,追訴期時效是根本都還沒起算,要等到他釋放被害人的瞬間追訴期的時效才會開始計算。」

「雖然國內認為強制性交是狀態犯,但老師認為強制性交必須要持續進行才能看出它犯罪特徵的獨特性;而且只要行為人不中斷性器的接合狀態,這個犯罪就不會進入追訴期時效屆滿與否的計算,所以強制性交是繼續犯。」

「你們看,從老師剛剛開始講課到現在,小平的性器和宜吟的肛門始終沒有分開;如果這個狀態不結束,我們就不能開始算追訴期,即使小平這一次性交經過30年,也不會因為30年遠超過追訴期而導致追訴障礙,我們仍然可以將小平繩之以法,因為繼續犯的追訴期要從違法的狀態結束才開始計算。」

啊,剛剛光仔細聽著老師講課,我都忘記我的龜頭確實還是擠壓著宜吟的肛門的,聽老師一說,我才不好意思地將龜頭移開宜吟的肛門,而宜吟也罕見地臉部抽動了一下,不過大致上還是面無表情的。

「大家不要把接續犯和繼續犯搞混喔,講到狀態犯和繼續犯的差別,就不能不提接續犯的概念,接續犯又叫做『徐行犯』,也就是行為人用數個舉動完成一個犯罪行為,侵犯的也只是同一個法益,例如:一個偷竊行為,卻有十個搬東西的舉動。」

陳湘宜突然轉過頭對我說:「小平,你趕快想盡辦法把龜頭插進宜吟的肛門,不這樣我們沒辦法繼續示範接續犯。」

我也想啊,我也想試試處女的肛門是不是如小說說的,可以一屁股夾斷男人陰莖啊。不過宜吟的肛門那麼緊,連把龜頭插進去都很吃力哪。

雖然我嘗試過用口水滋潤,不過根據自己的幾次經驗,似乎女生自己的淫水比口水潤滑的效果要好;於是我努力地撫弄著宜吟的乳房和陰部,兩隻手都沒閒著地時而挑弄陰蒂、時而撩撥著乳頭。雖然我的經驗也不多,不過加上A片的教導,似乎足以對付眼前的這個處女了。只見她原本面無表情的臉上已經漸漸泛起潮紅,我的手指也略沾染到她分泌出的淫液。

隨著我對葉宜吟陰核的搓弄,葉宜吟竟然忘情地閉上了眼睛享受著;搭在白板上的雙手也從原本五指平貼,轉而用力曲起,如摳著男人背膀般地不住摳著白板,發出刺耳的刮弄聲。

看到這原本堅持不肯露出一絲媚態的清秀佳人如今享受著男人的挑逗,我也感到龜頭尖端分泌出了一絲黏液。眼見機不可失,我便伸手撈起宜吟胯下的大量黏液,集中塗抹在她敏感的肛門,弄得她再也忍不住矜持而嬌喘連連,接著我又做出多次嘗試,我一手繞到宜吟的腋下,捧著她的嫩乳輕輕撫弄著,一手則是扶著自己的陰莖向宜吟的肛門突刺。

隨著一下下重刺,我感到自己龜頭已經微微陷入宜吟的肛門,但是總缺臨門一腳;於是我把龜頭完全分開與宜吟肛門的接觸狀態,想要做一下全力的突刺,看能不能衝破這最後的肉襞包圍。

其實,慢慢試也總會插入的;但我心想,既然吃不到她的處女,狠狠插她一下肛門,看看她會不會痛得跳起來,搞不好能看到她有別於平時上課一副正經的窘樣,所以我在即將成功進入宜吟肛門前一刻卻這樣子玩。

不過我在那麼多次的突刺後,其實龜頭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刺激;如果高潮度100是射精,我現在的高潮度大概也有6、70分了。

沒有時間磨菇了,為了完成老師託付給我的示範,為了區別繼續犯和接續犯,我一定要在這一次成功進入宜吟的體內!謎之聲:騙笑耶,區別繼續犯和接續犯要那麼辛苦?

就在我下定決心,腰部用力一挺,準備突破萬難,奪走宜吟肛門的處女砲的那瞬間,我彷彿看到眼前有成群的白色鴿子飛起,耳邊老師和同學的絮語彷彿壞掉的錄放音機般渾沌難解,眼前宜吟的嬌喘和我自己的心跳聲都響若奔雷,時間彷彿就在這一刻靜止〈請參考搶救雷恩大兵中,米勒上尉在虎式坦克前的那一幕〉,我也在這一刻感到已經突破層層阻礙,龜頭尖端的阻力已經化為對整枝陰莖溫暖而潮濕的層層包覆。

感到無法置信的快感,我感動地維持著這個姿勢,絲毫未有一下抽動,只是緊緊地由後方抱著宜吟,靜靜地讓陰莖留在宜吟的體內。

等到我漸漸恢復意識,我滿足地望向我和宜吟結合的部位,才赫然發現,幹!這哪是宜吟的肛門?我插錯洞了,我15公分的大陽具正插在宜吟緊窄的處女陰道!

我回想剛剛的過程,可能是因為我在宜吟的肛門塗抹太多淫水,導致肛門太濕滑龜頭難以著力,宜吟陰道又已經濕潤到輕而易舉就能進入,加上我剛剛白目插得太用力,眼前視線又被吳宇森式的白鴿檔到,才導致龜頭一滑,竟然沒有進入肛門,而是進入了比肛門易於進入數倍的陰道。

很多男生也有這個經驗吧,想要玩狗爬式、背後位,卻一再被女朋友抱怨,插到肛門而不是小妹妹。

剛剛葉宜吟已經三令五申說,不准插破她的處女膜,現在我15公分的陰莖已經完全插進她的嫩穴,我想她要保全處女膜完整是不可能的事了。慘了,又是一次過失的強制性交,會不會因為我,而在下次修法將妨害性自主罪章增列過失犯啊。

不過,從插入到現在已經那麼久了,宜吟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會不會是氣暈了,我連忙俯下身來看看她的表情。

出乎我意料的,她不僅沒有生氣,之前冷若冰霜的表情竟然春雪初融般溫暖,閉緊的眼眉也微微有了溫柔的弧度,似乎是在細細品味、享受陰道被男性陰莖填滿的美好。

陳湘宜沒有發現我插錯地方,只從我背後約略看到我的陰莖已經進入葉宜吟體內,竟然還下令要我抽插幾下。

我扶著宜吟的腰肢,擺動著我的下半身,輕輕幹了宜吟幾下,發現她的陰道跟陳湘宜的一樣緊窄,每當我想抽出陰莖,卻又一下下將我陰莖吸入,讓我滿足地直想射精。

「大家仔細看,小平剛剛抽插了宜吟五下。假設這次的交合是違反宜吟意願,這五下是不是強制性交?是啊;但是我們能不能將這五下看成五次強制性交?不行嘛,這樣小平關到反攻大陸成功了都還未必能出獄。」

「小平,你再繼續。」陳湘宜在講課時,我表面上是專心地回過頭來認真聽著,胯下卻是緊緊貼緊宜吟的屁屁,讓我的陰莖整根沒入她體內,深怕別人一時眼尖看出我剛剛幹的不是宜吟的菊花蕾,而是貨真價實地正幹著她的處女陰道。要是被其他男同學知道了,我不被公幹、剝包皮才怪。想到這裡,雖然陰莖還是絕爽的狀態,我額頭上卻冒出不安的冷汗。

「小平,你再抽插幾下。」陳湘宜又下命令道。

好、好,我巴不得多幹宜吟幾下,卻又很矛盾地怕被識破,只好拼命加快抽插的速度,想要用殘像拳迷惑全班的眼睛。

「好,好,不要那麼多下。」在陳湘宜下令停止的瞬間,我又插了宜吟十多下了,她毫無慍色,反而是不斷配合著我的突刺,在我插入的瞬間發出聲聲愉悅的哼聲。

「那現在能說小平又進行一次強制性交嗎?不行嘛,他幹宜吟一下,不能就遽論為一次強制性交,那幹五下呢?幹十多下呢?都不能嘛,一定要性器分離,而在沒有時間空間密接性之下,才能判斷是結束一次強制性交嘛。」

「而且,小平從頭到尾只侵犯一個法益,也就是宜吟的性自主權,所以論刑也只論一個強制性交。總而言之,如果小平把陰莖插入宜吟的肛門後,始終沒有進一步動靜,那就是一個顯然的繼續犯,論罪只論一個;如果他抽插了,而客觀上完成一次性交,則也只是一個多次舉動的接續犯,論罪也只論一次,端看犯罪的類型決定追訴和罪數的問題,難以一概言之。」

一邊聽著陳湘宜講課,雖然我停下了抽插,但陰莖在宜吟體內被陰道襞溫暖地環繞著,陰莖根部也被小陰脣狠狠箝住的感覺,令我的快感未曾消退。

「至於客觀上一次強制性交犯罪的完成,除了就時間空間來看之外,也有人以射精為衡量標準;不過老師不喜歡這樣的衡量標準,如同上次說的,如果有人很會射精,一個晚上插100下、射100次,就要論人100次強制性交,似乎也言之過苛。」

「不過,在一般情況下,以射精作衡量標準倒是不錯的判斷。」陳湘宜說著轉過頭來對著我道:「小平,你就射在宜吟的肛門裡面,讓大家判斷這樣的衡量標準合不合適吧,反正射在肛門裡不會懷孕嘛。」

哇,大姐妳不要害我啊,這門課這樣搞下去,我會多出很多小孩的啊。我和宜吟面面相覷,卻又不敢讓大家知道,我幹的其實不是她的肛門,而是她的陰道;宜吟大概也不想讓大家知道,她的處女童貞是在這種情況下失去的,竟然微微點頭,也用眼神示意我放手幹吧。

看我面有難色,不肯進行下一步動作,陳湘宜不禁催促:「喂,一堂課時間都被你用完了,你快一點啦,讓你射精也是方便你下節課專心上課,不要不識好歹了,怎麼?怕精液被盜用啊。」

不是啦,我,唉,都已經到了這步田地了,我還能怎麼樣呢?於是我認命地讓自己的陰莖在葉宜吟的下體一進一出,一下下隨著陰莖翻出她最隱密的嫩肉、再塞回她的蜜穴,全班同學只顧抄著筆記,陳湘宜也低頭準備下節課的上課內容,竟然沒有一個人注意到,我此時不是正在肛交,而是貨真價實的姦淫啊!

偷偷做壞事的緊張感,加上陰莖身處處女體內的舒適,我抽插沒幾下就射精了,不比平時示範時的持久。全班也料想我不會那麼快射精,正埋頭抄著筆記,準備等會再看看所謂性交以射精作為結束是什麼情況呢!

因此,我是在沒人留意的情況下,偷偷將精液大量射在宜吟體內的;而我射精後也很聰明地將手緊緊摀住宜吟的陰道口,將汩汩流出的精液和不甚明顯的處女落紅完全接住,然後偷天換日地抹在葉宜吟的肛門上,然後若無其事地退到一旁,讓全班欣賞精液由宜吟深紅色的肛門往下直向陰阜橫流的美景。

看到後面那幾個男生都因為宜吟的美臀、秀氣的菊蕾和若隱若現的陰部而瞪大眼睛,我男性的征服慾不禁獲得滿足。你們慢慢羨慕吧,你們一定很羨慕我能射精在葉宜吟的肛門裡,不過更讓你們吃驚的是,其實我不僅是射精在她體內,還是射精在子宮裡面,而且還奪走了她的處女貞操啊。

雖然心理層面上,成功隱瞞一次意料外的射精是非常令人興奮的,但不能盡情地將陰莖留在剛剛性交過的女性體內,直到它完全癱軟滑出,卻又徒添一絲傷感。不過,來日方長,相信我的老二總有舊地重遊的一天的。

「體會了接續犯、繼續犯、狀態犯的區別,大家休息一下,等會再上第二堂課。」

 

 

網站在美国維護,受美国法律保護。本站無意侵犯任何國家的憲法,如果當地法令禁止進入,請離開這里。
本站特为除中国大陆以外华人设立,由于中国大陆法律限制,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观看,传播。否则,后果自负!敬请谅解.

Copyright © 2011 http://www9.t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