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您访问av电影 设为首页 | 留言求片 | GOOGLE地图 | RRS订阅 | 精彩专题 | 全部影片

本类更新

热门伦理电影

    无相关的数据!

热门成人电影

    无相关的数据!
肛交妈妈精致小巧的屁眼
添加时间:  阅读:65  推荐:

肛交妈妈精致小巧的屁眼

  
  
  作者:风景画
  
  (一)
  
  「我回来了,妈妈!」凯文随手关上门,边踢掉足球鞋步向起居间,边大声叫着:「妈妈?」
  
  一般而言,星期日的下午,他的母亲茱丽总是会待在家里,但似乎此刻她并没有在。耸耸肩,13岁大的凯文冲上了楼,他已经忍不住想要小便了,在看到洗手间的门关上时,小声地咒骂几声对他来说自然也是不可避免的事。
  
  洗手间里面有人,这可以从那种明白无误的声响中推断出来。
  
  「妈妈?」他在外面叫了几声。
  
  「宝贝,有什么事吗?」茱丽在洗手间内回应了他。
  
  「你会在里面呆上多久?我想……我想小便。」
  
  「我才洗没多久,」茱丽说着:「如果急的话,就进来吧,我没有锁门。」
  
  母亲正在淋浴,同时他进去小便,这听起来或多或少有点奇怪,只不过此时他膀胱快要撑炸了,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他打开了门,走了进去,极力地想要在这间大浴室中分辨出母亲身在何处。
  
  浴缸里满是肥皂水,把他那35岁爱赶时髦、有着大胸脯的金发母亲动人的女性曲线完全遮住了,但是她那迷人的奶子就在水面下,仍是依稀可见。
  
  「哈罗!凯文。」她向着这边笑笑。
  
  「啊,妈妈。」她的儿子有点羞怯地回答,把眼神从那能让他看得一清二楚的奶子转到了她的脸上,然后他飞快地跑到抽水马桶前。他穿着的足球裤,现在已经半脱了,然后就是他的内裤,紧接着他极力地放松自己,开始撒起尿来。
  
  从浴缸里看过去,茱丽怔怔地看着她那年青又英俊的儿子。对她来说,儿子就是她近二十年的婚姻所能带给她唯一的最好礼物。凯文身体纤细,有着同茱丽一样颜色的短金发。当那拥有活力双腿和完美臀部的年青少年站在那里开始小便时,她只是出神地望着他。
  
  「足球练习得如何?」她问道。
  
  「很好,」凯文回答道:「我射进了三个球。」他很自然地转向母亲那边答着。
  
  茱丽微微地抬起了身体,让她的乳房完全露出了水面。她5英尺3英寸高,可算是不高也不矮,但是却拥有一对能杀死所有男人的大乳房,那对乳房除了大之外,是又坚挺又有型,就像她那微微突出的屁股一样。
  
  自从8年前她离婚之后,她已经好久没有尝过性爱的滋味了,可是近几个月来,她身体内隐藏的性欲似乎开始渐渐觉醒了,对于像她这样一个离过婚同时又是职业女性的单身妈妈来说,想要出去找个男人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了。
  
  内心处一个小小的声音告诉她这是在犯罪,但是茱丽根本不能阻挡她那年青儿子身体的诱惑,在她偶尔发现他床下的色情杂志之后,她就意识到他已经长大成人了(面带着理解的笑容,她把那些杂志又放回了那隐藏的地方)。
  
  凯文撒完了尿之后,便羞红着脸穿上了内裤和短裤。
  
  「你可不可以帮我拿一块浴巾呢,宝贝?」她请求道。
  
  「什么?哦,当然可以了,妈妈。」凯文从壁柜里挑了一块大浴巾,走向浴缸。
  
  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那可爱的大奶子,那儿吸引住了他所有的注意力,尽管他清楚地知道他这样看亲生母亲的乳房是一种罪恶,但是他根本不能抗拒。
  
  「谢谢你,甜心。」茱丽说着拿起那块毛巾,擦乾了脸后,再抬起手擦她的双乳。此刻她那对可爱的大波波已经彻底露出了水面,带着一丝丝的水光和肥皂泡沫,彷彿在施放出无穷的诱惑。
  
  茱丽放下了浴巾,为着看住她儿子睁得大大的眼睛,「你觉得妈妈的身体好看吗?」她露齿一笑。
  
  「是的,」凯文回答道:「我的意思是……你一直都很漂亮,现在也是。」
  
  他的声音里有着一丝焦燥。
  
  「你也长成为一个英俊的帅小伙了,」茱丽用抚慰的声音道。无疑地,她的独生儿子短裤内某种东西已经是硬绑绑的了,她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慢慢地接近了少年的腹股沟:「你也长大了。」她好似自言自语,隔着他的短裤拍了拍,然后,用她的另一只手,轻轻地把男孩的短裤和肉裤脱至膝盖处,让他那尚未完全长满阴毛的私处裸露了出来。
  
  凯文的阳具非常小,毕竟他现在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而已,但是四英寸半长的鸡巴却骄傲地挺立在那里,像铁般硬的茎身上佈满了青筋,而龟头则涨大变成了紫色。
  
  茱丽用手握住它,开始上下来回套动,「这感觉好吗?」她问道。
  
  凯文只是点点头,那感觉真是太强烈了,真是没想到,他亲生的母亲居然会替他打手枪。而在此之前,他可说从未有过与女孩或女人有过如此性行为,那只手带来的奇怪感觉就好像海波般喜悦震悚地袭向他。
  
  「很好。」他最终说出了自己的感觉。
  
  「如果你想要我停的话,就说一声好了。」茱丽说着,在替儿子打手枪好一阵子之后,她突然把男孩的阳具含入了口中。她慢慢地吸吮着,津津有味地在嘴里品尝着可爱又富有活力地肉棒。
  
  凯文被这个吓倒了,他有着罪恶的感觉,但当他想要摆脱时,却发现他的身体根本不听使唤了。事实上,他的臀部好像有了自主意识般慢慢地前后冲刺着,狂操着他母亲那又热又湿的嘴。
  
  茱丽能明白无误地感觉到她那年青淫欲的独生子已经快要达到高潮,她更用力地吸吮着,低低地呜咽着,不顾一切地想要吞咽着男孩的精液。
  
  「我……」凯文已经开始了,但声音却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不能在他的母亲面前说出「射出」两个字。
  
  茱丽知道男孩想要说什么,她能感觉到那在湿濡嘴中勐跃地跳动着发射的茎身所带来的惊悚感。凯文喘息着呻吟,高潮的感觉在他体内流动,他的肉棒在发狂似地抽搐,把一波波微咸的精液射入他母亲的口中。茱丽飞快地吞咽着,她贪婪地榨取每一滴,直至最后一滴也被她吸净。
  
  最终,她拉回了自己的头。
  
  「谢谢。」凯文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刚才的性欲冲击让他默认了母亲替他口交,但在射精之后,他便很快被这种负罪感袭上心头。
  
  「没什么,」茱丽回答道:「现在,你想不想洗个澡呢?如果你想的话,我会为你放好水的。」
  
  「这当然,妈妈,谢谢你。」凯文后退了一步,在穿好了短裤之后,他离开了浴室。
  
  茱丽坐了回去,微笑着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毫无疑问的,与平常相比,她的儿子有一点儿反常。她想要再次实现这个想法,也许要更进一步,如果凯文也想的话,那就更好了。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茱丽和凯文相挨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两人都在回想下午的事情,但是却没有一人把这事宣之于口。茱丽是满怀希望;凯文则在随后的几个小时内极力地想要拿出勇气说些什么,并且不时地偷瞧着正微笑着看电视的她。茱丽决定要耐心点去等待。
  
  最终,凯文鼓足了勇气转身面对母亲,「妈妈?」他开始了第一步。
  
  「是的,宝贝,什么事?」茱丽回应着他。
  
  「是有关于下午,你知道的……你做的那些?」
  
  「嗯。」茱丽点点头。
  
  「我们,嗯……你知道……再做一次,你愿意吗?」
  
  「那当然,我非常喜欢这样。你也是这样想吧?」
  
  「妈妈,」凯文点头承认:「那很好玩,但是……嗯……会不会错了?我的意思是,男孩不会这样的,跟自己的母亲,我敢确定。」
  
  「那不是性交,」茱丽解释道:「并不是完全的性,只不过是在相互取乐罢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是这样吗?」
  
  「当然,性交不仅仅是……嗯……插穴。嗯,你在学校里干过这种事吗?」
  
  「是的,就在上个月。」
  
  「好了,」茱丽继续接着道:「完全的性就是彻底结合,如果我们没有做到那一步的话,就只能算是个自娱,没有什么问题的。」
  
  凯文有点高兴起来:他突然非常想要母亲再为他口交一次,但是,茱丽却另有想法。
  
  「或许我们可以做,」她开始陈述自己的意思:「肛交,你听过这个吗?」
  
  「我想我是听过的,」凯文答道:「我看过……嗯……一本杂志,是我一个朋友的,嗯,是有关于肛交的,上面的图表示出来的是一个男孩把他的鸡巴插到一个女人的屁眼里面,是这样的吗?」
  
  「对了,就是这个,我们可以试试吗?」
  
  「这当然没问题,不过它应该不算性交吗?」
  
  「它当然不是,」茱丽再次向儿子保证:「它只不过是个脱光衣服的自娱,就像下午一样。来吧!」
  
  她站起来,凯文也同样,两人都有点急促地爬上楼梯,步入茱丽小巧舒适的卧室。
  
  「先脱掉衣服吧?」她向着儿子说着,凯文脱掉了衣服,再看着他的母亲做着同样的事。
  
  很快,他们就裸裎相对并彼此互相欣赏对方的身体。凯文体型有些纤细,但却富有骨感,他的身体正处于极速变化成人的时期,但却仍然保留了很多年青的特徵。茱丽欣喜地看着凯文,他则盯着母亲的一双漂亮的大奶子,它们就好像跟他打招呼似的微微跳动。她身体非常瘦,但却有着一对很大的屁股,就在她把衣服放在桌上时,那对又圆又翘富有美感的屁股不停地摇出臀波。
  
  茱丽从桌上拿起一小管的凡士林,走回到她儿子的身边,她挑出了一些涂在男孩那硬绑绑的小鸡鸡上面,「它们待会儿会派上大用场的,」她解释道:「能让你比较容易刺入一点。」
  
  很快便将凯文的鸡巴抹满了凡士林,她站起身来,把凡士林递给他,再趴到床上。凯文看到母亲採取了胸膝式有一点兴奋,她赤裸的屁股正对着他,两片臀肉光滑得可爱,她整洁的肉穴有点儿潮湿,在那上面就是那无毛的小菊花蕾。
  
  「涂一些到我的屁眼里。」她从肩膊处回过头来。
  
  「好的,」凯文微笑了,爬上床站在母亲的背后,用手指挑出一点凡士林,小心地把它移向茱丽的肛门。他涂完了,再照着他母亲的指示用手指试着插入,食指的头一截非常轻易地便进入她那涂满凡士林的屁眼。
  
  一切准备完成之后,他把凡士林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跪到了茱丽的后面,「我应该如何做?」在突然意识到他完全是个生手后,他问道。
  
  「把你的龟头对准我的屁眼,」茱丽向儿子指示着:「然后用力向内压,慢慢地。」
  
  凯文照做了,但是母亲的菊花蕾却对抗着他充满活力的阳具侵入,他开始施加压力,母亲的屁眼开始慢慢地屈服了,为他打开了大门。凯文睁大了眼睛,看着那跳跃的阳具滑入母亲高隆双臀间紧紧的屁眼内。
  
  茱丽发出了喜悦的叹息,很久以来都没人插她的屁眼了,而肛交却是最能让她欲仙欲死的。在儿子的阳具插入屁眼时,这个35岁的女人开始感觉到勐烈的快感在赤裸的身体内流动。
  
  「就是这样……」她喘息着,凯文顺从了,屁股勐力一顶,把阳具的剩下部份全塞入母亲的屁眼之中。
  
  「这太爽了,」他喃喃地道:「真是太爽了!」
  
  「真好,」他的母亲也似回应般:「这也让我太爽了。现在,开始抽送吧,来回地动。」
  
  有点惊奇母亲的用词,凯文几乎是立刻照做了,把手放在母亲小腹处,屁股用力地顶着,感受着母亲肛门处括约肌收缩时夹紧着他阳具根部的快感,他几乎是连根尽没地把肉棒塞入那又湿又滑的直肠之中。
  
  茱丽用肘支撑着,她把头放在枕头上,闭着眼睛享受着。这真是太叫人着迷了,跟自己的儿子肛交,尤其是感觉到凯文那笨拙的抽送动作,再加上想到她会是他第一个把精液射入直肠的女人,这简直会让她快活得想要发疯。
  
  凯文也失控了,在高潮来临前的几分钟,他几乎是发疯一般地疯狂抽送直到高潮来临。他的身体被喜悦所充满,低吟着,他的阳具在母亲直肠深处脉动,释放出大量的精液。
  
  「噢,天啊!」他低叫着:「噢,真他妈的,我来了!」
  
  茱丽也在呻吟着,她用力地扭动着屁股吞吐着儿子的阳具,接受着他精液的洗礼。在大约十几次喷发之后,凯文的高潮渐渐地过去,他的肉棒也退出了母亲的身体。
  
  「这感觉太棒了!」他微笑地看着跪在他面前拱起屁股的母亲,想要再来一次。
  
  「不行,」茱丽说着吻吻他的前额:「现在太晚了,你该去上床睡觉了。」
  
  「这当然,妈妈,」凯文说着站起身来:「我们有时间再来过好吗?」
  
  「没问题,我是乐于奉陪的,明天下课后怎么样?」
  
  「很好,这真是太好了!」
  
  就在男孩离开房间后,茱丽又再度微笑了。
  
  凯文在学校里不知所谓地溷过了一天,只要一想到跟母亲肛交的快乐,他就完全心神不定。在此之前他也曾听过「肛交」这个词,但并不知道它的意思,现在他开始喜欢它,他觉得这个词真的是太美妙了(对他而言)。
  
  他并不想把它看作是性交,他知道去干自己的母亲是相当变态的事,无疑那也是反常的,但是,就像他母亲昨天的解释一般,他们并没有真正的性交,只不过在玩一个不穿衣服的娱乐罢了。
  
  同一时刻,茱丽在上班时也兴奋莫名,她在回想昨天屁眼被儿子那细小的鸡巴刺入时所带来的欢快。同时她也想到了跟儿子有性关系是不对的,但她似乎相信昨天的辩解,他们并没有性交,只不过……是在欢娱,享受不穿衣服的娱乐。
  
  她早上很早就醒了,尽管是一月,她仍然是裸睡的。她想要去叫醒凯文,问问他是不是愿意在去学校之前再来一次,但最后她还是决定不去打扰他,她应该让他有充足的睡眠。
  
  对此一无所知,当然凯文也很早醒了,同样也希望他能够再度享受母亲的屁眼。因而,在两人回家时,都有点儿迫不及待。
  
  茱丽把儿子接上车后便开车回家。一回到家,凯文便万分饥渴地向母亲请求再做那种事。
  
  「当然好,甜心,」茱丽微笑着:「我已经想这个想了一天了。」
  
  「我也是,」凯文古怪地笑了笑,摆出一幅很酷的表情:「甚至更厉害。」
  
  茱丽微笑了,十几岁的少年总是想方设法在女孩面前摆酷。
  
  几分钟后,他们已步入了茱丽的卧室。凯文飞快地脱掉衣服,但他的母亲却好整以遐。
  
  当他们一丝不挂时,凯文拿起凡士林涂满了自己的鸡巴,「你要来一点吗?
  
  妈妈。」他问道,递过了凡士林。
  
  「为何你不替妈妈涂呢?」四肢大开伏在床上,把屁股对着自己的儿子,茱丽建议道。
  
  凯文跪到她的后面,挑了些凡士林,轻轻地涂在母亲的肛门处,当那手指滑入茱丽的屁眼时,他情不自禁地舔舔嘴唇,女人也欢快地身体连震。
  
  把凡士林放过一边,凯文站起身来,把胀大的龟头对准了母亲的屁眼,慢慢地推入,就好像他昨天所做的一样。
  
  「噢!凯文,」茱丽叹息着:「就这样,宝贝,噢……」
  
  「太爽了!」睁大了眼睛观察着他的鸡巴飞快地刺入母亲双臀中间的菊花蕾内,凯文搂着母亲的屁股开始了抽送。
  
  「稍微慢一点,」茱丽回过头来:「我的意思就是……这既然是种娱乐……
  
  如果你稍微慢一点的话,那种快乐应该会持续得更久一些。」
  
  「这没问题,妈妈。」凯文小声道,开始减慢了在母亲屁眼内抽送的速度。
  
  感觉似乎真的好一点,他决定就这样继续从容不迫玩下去。
  
  茱丽就像一个人尽可夫的淫妇般在儿子面前露出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不时发出低低的浪叫,每当屁眼被狠狠地插入时,她的脸就深埋入枕头中。
  
  凯文并不是很在意什么表现,他只是用着一种迷乱喜悦的眼神,盯着自己的阳具随着屁股的挺动而前后抽送,他母亲肛门处的括约肌不时紧紧地收缩压迫着他的茎身。
  
  「嗯……」茱丽开始浪叫了:「这真是太爽了!」
  
  「这样好吗?妈妈。」凯文问着,很高兴他的抽送能够带母亲无尽的喜悦。
  
  它,毕竟是两人之间的互娱。
  
  「你做得太好了!宝贝。」茱丽粗重地喘息,凯文继续抽送的动作,不时侧过身去,高兴地看着母亲两颗大奶子紧随着他的抽送在下边剧烈地摇动。
  
  这一次,他的自控能力得到了加强,抽送持续了近二十分钟,凯文的精液并没有射出。他臀部的挺动越来越快,小腹重重地撞击着茱丽的隆臀,当阳具抽搐着释放出那牛奶般的精液,男孩再度发出了喜悦的大叫。
  
  「噢,凯文……」女人大声地呻吟着,拚命地收缩直肠,感受着那热呼呼的精液洒向她的真肠深处。
  
  「嗯,妈妈……」凯文狂喘着,屁股更用力地挺动了几下,似乎就连睾丸也想塞入茱丽的直肠之内。
  
  「这比昨天还要爽。」茱丽得出了结论。
  
  「说得一点也没错。」
  
  「想要再来一次吗?」
  
  「现在?」凯文气喘着,一动不动,他的阳具在母亲湿得一塌煳涂的直肠中萎缩了。
  
  「不是现在,宝贝,」母亲笑了笑:「当你准备好再来。」
  
  「好的。」
  
  「那就在今晚好了。」
  
  「我期待那一刻的来临,妈妈。」
  
  他最终将阳具从母亲体内抽出来,两人穿好了衣服下楼。
  
  做好晚餐并吃过之后,把碟子往洗碗机中一扔,两人立马返回茱丽的房间。
  
  脱光衣服,凯文手持鸡巴再一次对准了母亲那不久之前还在里面发射过一次的屁眼,他有点儿疲倦,两次发射差不多耗光了他的体力……
  
  在凯文上床睡觉时间到来之前,他在沙发上勐操着母亲的屁眼,一个小时之后,茱丽心满意足地也上床睡觉了。当然,她儿子三次发射让她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尽管那些精液因容纳不下而流出她的肛门外让她有所不便。
  
  这样的行为持续了一周。
  
  凯文把它看作是手淫,只不过是利用妈妈的直肠来代替他自己的手指,这平息了他心中一丝丝的罪恶感。事实上,他开始习惯了,就好像他母亲一样。在她和凯文的游戏开始之后,茱丽的性欲似乎变得更为强烈,她总是幻想这种肛交只不过是她和某个人的游戏,因此轻易地便把负罪感甩到了脑后。
  
  有时她会怀疑这是不是比正常的性交更好,但在她内心深处,却有点迷惘,被操屁眼,对她来说,甚至比插穴还要来得更爽。凯文也在思考着同样问题,操母亲的屁眼让他快乐,如果插穴更爽的话,他是不是应该去找一个女朋友,同她试试看?
  
  (二)
  
  一天晚上,凯文边发疯般地狂操着母亲的屁眼,边向母亲询问是否可以像那次在洗手间一样吃他的鸡巴。
  
  茱丽很高兴地答应了,把年青小伙那硬绑绑、操屁眼正欢的阳具抽出来含在嘴中狂吸一通,直到他把微咸的精液全射入她饥渴的咽喉之中。
  
  只要不是阴道性交,什么都可以接受,茱丽告诉她的儿子——凯文,下一步就来个乳交。
  
  茱丽仰躺着,指导着这个十三岁的少年跪坐在她的小腹上,把阳具在她那被双手推得挤压在一块的乳房之间来回抽动。
  
  少年的阳具深深地埋入一对大奶子之中,只有一个龟头不时地冲出来,最后射出的精液洒满了母亲的脸蛋和脖子。
  
  然后,就是口交,这也是他们最喜欢的一种。
  
  凯文有时会把精液全射在母亲那微笑的漂亮脸蛋上,有时他也会把精液洒向母亲的乳房,再用她那发硬的乳头磨擦自己的龟头。
  
  肛交是他们一直所保持的,他们从不厌倦,母子关系就这样保持着,每当他们欲火中烧的时候(通常在他们上学、上班之前,又或者是在两人回家之后直到上床睡觉这段时间之间),肛交就自然而然地发生。
  
  这几周来,他们并没有同床共枕,但是凯文通常都会在星期五或星期六的晚上和母亲共睡,以便只要早上一醒来就可以持续这种快乐的游戏。
  
  凯文有时候也好奇自己居然一天之内到底能射多少次,茱丽开玩笑似地告诉他何不自己试试看,他接纳了这个意见。
  
  这个星期天,他一直干着母亲的屁眼直到体力再也无法支援,茱丽帮他计着数,结果就是在一天之内,这个男孩在母亲的屁眼里发射了九次。
  
  某个早上,茱丽醒得很早。她裸睡着,就像平常一样,在去少年的房间之前她想要用什么挑起他的兴緻,虽然这个努力无疑是多此一举,因为少年对于母亲的肉体无限迷恋,可是茱丽仍然犹豫她不是不应该穿一件比较性感的内衣。
  
  事实上,这几年来,她从没有买过什么像样的内衣,但是她还是在自己的衣柜中搜索着。她找到了一件旧睡衣,带白色蕾丝的,看到这个,她笑了笑穿上了它。
  
  凯文已经醒来了好几分钟,被子下面的阳具晨勃得非常厉害,刚从睡梦中醒来,他的头有点昏昏的。
  
  就在这时,门被打开了,母亲走了进来,「早上好,甜心。」茱丽向他道早安。
  
  「嘿,妈妈。」凯文回覆着她,在看到母亲之后,他的头脑似乎一下子就全部清醒过来了。
  
  茱丽的体重增加了一两磅,身体有些发福了(虽然她一点儿也不愿承认),但是在她身上穿的睡衣所衬托下,她似乎又回到了从前,那个二十多岁身体苗条的她。
  
  睡衣表现出了她身体的美,光滑的丝绸突出了她高翘的圆臀,两腿之间芳草萋萋,若隐若现,更是引人遐思。被睡衣包裹的身体更是突显了茱丽的女性曲线,她的乳房被遮盖在蕾丝之下,非常轻易便可以看到她那可爱的乳头。她的大腿只被遮罩一半,一双美腿更是迷人万分。
  
  「你看起来很漂亮,妈妈。」凯文道。
  
  「谢谢你的赞美,甜心。」茱丽莞尔一笑。
  
  「我还要去上学。」
  
  「不对,笨蛋,今天是星期六。」
  
  「是吗?噢,是的,我忘了,真是的。」
  
  「今天有什么计划吗?」茱丽问道,她拉开了窗帘,俯瞰着那满是花草的后院。
  
  「也许会和几个朋友去看电影。」
  
  她回过了头,儿子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她的屁股:「你准备何时去?」
  
  「不急,也许是在午餐时间吧,我觉得那时热闹一些。」
  
  「我也有计划。」茱丽道,突然掀开了儿子的被子。
  
  凯文那纤细的身体裸露了出来,他的阳具硬绑绑地跳动着,直挺于小腹的上方,比起几个月前他们刚开始这个游戏时,变大了很多。
  
  「来吧,你已经硬了。」茱丽诱惑着凯文。
  
  十多岁的少年爬了起来,站在床边看着茱丽。
  
  她用手和膝盖支援着身体,弯下腰把睡衣拉上去,把湿湿的屁股露了出来,准备迎接着他阳具的进攻。
  
  凯文的兴奋更勐烈了,他的鸡巴已经涨得几乎要破裂。
  
  「爬上来,宝贝。」茱丽指挥着,声音中满是肉欲,没有任何遮掩。
  
  凯文爬下床,跪在母亲的后面,她的肛门处明显涂好了KY-Jelly(一种湿润液)。
  
  「我已经涂好了,」他的母亲有些猴急:「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凯文没有迟疑,他把阳具对准了母亲的屁眼,就在阳具滑入的那刻,两人发出了迷乱的叹息。
  
  紧抱着母亲的腰,凯文狂挺着屁股,抽送的同时两人发出如野兽般的叫喊。
  
  茱丽伏在枕头上喘息着,凯文拚命地把肿涨的龟头往母亲直肠深处勐刺,小腹与茱丽大开的屁股撞击发出「啪啪」的声响,淫荡的女人拱起屁股,狂叫着吞吐儿子的阳具。
  
  片刻之后,凯文的高潮就似被雷击般来到了,他不得不抓住茱丽的肩膊,小腹间歇性地跳动着,抽搐的肉棒把一波波的精液全射入母亲的直肠之内。
  
  「噢……」他喘息着:「我以为应该能顶住的。」
  
  「噢?」茱丽回过头来:「你说得没错,那里还是硬硬的。」
  
  凯文移动了一小步,他的鸡巴半软的,但当他再次在母亲那充满精液的屁股中冲刺时,它也重振雄风了。
  
  「躺下来,妈妈。」他说着。
  
  茱丽照做了,慢慢地放低身体。
  
  凯文也跟着动作压在母亲的背上,他的肉棒在她屁眼里硬挺着。用肘支援着身体,在茱丽的耳边大声呼吸着,她开始扭动屁股,欢快的喘息再度回响。他前面的努力似乎也得到了回报,凯文已经做好二次高潮的准备。
  
  半个小时后,两人汗流浃背,浑身无力,少年最终大叫着把精液全洒向母亲的直肠之中。
  
  他们静静地躺在那儿好一阵子才恢复过来,然后茱丽问她的儿子:「是不是饿了?」
  
  「我快要饿死了!」凯文咆哮着站起身来,他的鸡巴……完全软了下来——从母亲那刚被他狂操过的屁眼中退了出来。
  
  「那就来享受一顿美好的早餐吧!」他的母亲道:「你也许可以去帮我买些青菜。」
  
  「然后,我就可以再干你的屁眼,对吗?」
  
  「当然了,宝贝。来吧,穿上衣服,我去准备早餐。」
  
  「好的。」凯文答着她,从床上爬起来,快速地套上衣服,而他的母亲也步向自己的房间做着同样的事。
  

網站在美国維護,受美国法律保護。本站無意侵犯任何國家的憲法,如果當地法令禁止進入,請離開這里。
本站特为除中国大陆以外华人设立,由于中国大陆法律限制,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观看,传播。否则,后果自负!敬请谅解.

Copyright © 2011 http://www9.t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