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您访问av电影 设为首页 | 留言求片 | GOOGLE地图 | RRS订阅 | 精彩专题 | 全部影片

本类更新

热门伦理电影

    无相关的数据!

热门成人电影

    无相关的数据!
韋小寶之通吃島外傳6
添加时间:  阅读:106  推荐:

趺坐在旁的雙兒「噗哧」笑了一聲,說道:「我才沒有呢!」起身退開,她看到蘇荃在洞壁邊,就坐到蘇荃身邊。蘇荃拉她在身旁坐下,右手輕輕撫著她的發梢,輕聲道:「我們這些人當中,以前是你最關心小寶,看來以後還是要你多關心些。」雙兒道:「荃姐姐,我會的,他是我們的相公。」蘇荃點點頭。

曾柔在那邊小聲的說:「小寶哥哥,你翻過身來,我要按你背部了。」韋小寶嗯了一聲,翻過了身,卻翹著臀部趴在地上。曾柔道:「你翹著屁……股幹嘛?我不能推穴了。」韋小寶道:「你沒看到我趴不下去啊,有個東西撐著呢!」眾女都忍不住齊聲失笑。公主更是笑得最大聲,道:「好妹子,你趕快先把他的至尊寶擺平了吧!……這樣才好趴得下去呢,嘻嘻……哈……。」曾柔臉頰緋紅,不依的對著韋小寶說:「都是你了,姐姐她們都笑我……。」

韋小寶一把抱緊了她,壓在她的身上,親著她的雙唇道:「親親小小老婆,我們先大功告成吧!」說著就把陽物頂在曾柔的陰戶口,曾柔似拒還迎,笑顏盈盈,眼中似有說不出的春意,仰起頭在韋小寶耳邊俏聲的說:「小寶哥哥,我那裏很小的,可是我要跟姐姐她們一樣,不怕……痛,你放進來好了……。」韋小寶心中一蕩,稍一用力,陽物就頂進了曾柔的小穴。

曾柔眉頭一皺,真的不吭一聲,接著又笑盈盈的說:「好哥哥,我……真的不痛……。」韋小寶大為感動,於是就輕輕的抽插起來,先在陰戶口輕插,待得數十下之後,曾柔眉目舒展,雙頰潮紅,知道她已苦盡甘來,於是放心的深插淺抽,繼之忽快忽慢、輕頂慢揉,接著又狂抽猛插的數百下。

曾柔的呻叫聲與他的動作符合若節,韋小寶抽插得快時,曾柔的叫聲也快,待得韋小寶抽插得慢時,她的叫聲也隨之而慢,簡直像是在為韋小寶敲邊鼓打氣,曾柔的臀部是諸女中較小的,但搖擺起來也格外輕盈,好似風擺柳荷,她的陰戶與蘇荃相若,也似有一股無形的吸力吸吮夾揉著韋小寶的陽物,只是吸吮的力道沒有蘇荃那麼強而有力,但已令韋小寶的四肢百骸感受到通體的歡愉和舒暢,不由得更加賣力抽送。曾柔也以黃鶯似的淫聲相和,「通吃洞府」中充塞著無邊春色。

韋小寶抽起曾柔的一條粉腿架在腰際,使得陽物更加深入,曾柔的下身水漬四溢,流了一大灘,還隱隱有絲絲紅點,不過她的耐力還真夠,韋小寶已經奮戰了半個多時辰,她竟然還能搖曳生姿、有攻有守,只見她媚眼如絲,鼻中哼唧有聲,如泣如訴,讓旁觀諸女血脈賁張,原來她剛才已泄過一次身,這時正是如魚得水,興致高昂,尤其她看前面六女的各種動作,這時學將起來,竟是有點像是老吃老作,連公主都大為佩服,當然免不了心中也有些醋意。韋小寶酣暢至極,覺得今晚的洞房花燭之夜,唯有這次最是可圈可點,於是使出混身解數,全部都用在曾柔這個看來弱不禁風的小妮子身上。

再過片刻,曾柔終於抵擋不住,開始討饒,雪雪的喚著韋小寶:「小寶……哥哥……,我已經夠了……我不行……,要出水……啦……小寶哥……小寶哥……,好舒服啊……噢噢……噢……。」她的臀部愈挺愈高,動作卻愈來愈慢,顯然已到山窮水盡的地步。

韋小寶極速抽插,左手用力揉捏曾柔堅實的椒乳,右手還大力的拍著她的厚臀,清脆有聲,一陣陣的奇異快感強烈的襲擊他的全身,精關蠢蠢欲動,他長吸一口氣,再用力深深的頂撞了數下,緊緊的抵住曾柔的花心深處,卜卜蔔的出了股股男子之精。

這場大戰雖不如韋小寶與公主和方怡之戰那麼驚天動地,但精采處也不遑多讓,尤其是曾柔的淫叫聲和優美的搖擺動作,眾女更是自愧弗如,都覺得從這場大戰中學到不少。兩人還摟作一團,曾柔滿足的伏在韋小寶身上,輕聲軟語的道:「小寶哥哥,謝謝你,我太舒服了……。」韋小寶也喘著氣道:「柔妹,親親小小老婆,我也是……。」雙兒走了過來,替他們擦了擦汗水,並在他們身上都蓋了薄被,在曾柔耳邊輕聲說:「柔姐姐,恭喜你了。」然後又在一側閉目趺坐。

這一陣連番通宵大戰,看看洞口透進的微光,已近五更天明時分,山洞內的松枝也已燃盡,眾人也在疲憊和愉悅的心情中安心入睡。直至次日午後,韋小寶才悠悠醒轉,起身一看,見眾女都在忙進忙出,洞口還飄來陣陣酒菜飯香,原來已是午飯時刻,韋小寶揉揉眼睛,心想真是好睡,這群大小老婆倒是勤快,心中甚為歡喜。雙兒俏聲過來道:「相公,你醒了,我帶你去梳洗,要開飯了。」韋小寶伸嘴在她臉頰嗒的一聲:「好雙兒,終於大功告成!親個嘴兒。」雙兒嬌羞的紅著臉,扶起韋小寶走向山洞邊隔好的盥洗間,他還邊走邊哼著:「一呀摸,二呀摸,摸到好雙兒的……。」顯見他心中得意無比。

雖然這「通吃島」除了他們夫妻八人之外,再無別人,雙兒還是幫韋小寶打扮的光鮮整齊,小寶精神奕奕,臉色卻免不了稍有憔悴,畢竟昨晚他是透支了太多。諸女都已在飯桌邊盤坐等候,見他過來,竟都含羞帶怯呢。

只有公主例外,她嘻嘻的看著他,道:「新郎倌來了。」這一頓飯自是吃得好生歡樂。

飯後整理畢,諸女分別去巡島、狩獵、摘果、捕魚,各有各的任務,原來這都是蘇荃和諸女商量後分派的工作,諸女都興高采烈的分頭進行,臨行前都還和韋小寶拋個媚眼作別呢!韋小寶側頭問蘇荃道:「荃姐姐,我做什麼呢?」蘇荃微微一笑,道:「相公,你是至尊寶,這幾天你就休息休息吧!」韋小寶不以為然,道:「不可以的,荃姐,我是一家……。」蘇荃道:「好小寶,我知道你要講什麼,不過你放心,我們這七個姐妹這輩子都要依靠你了,你想偷閒也偷不了。」韋小寶一挺胸膛,昂然道:「那是當然了,我……。」

蘇荃牽著他的手走到洞內深處,那裏已設有數張石凳,她示意韋小寶坐下,掠了掠發梢,欲語還止的道:「小寶,……昨晚新婚之夜,……你感覺怎樣?」韋小寶毫不遲疑的歡聲說:「太好了,我終於和我的每個大小老婆……都大功告成了……!」蘇荃「嗯」了一聲,妙目睨著他道:「你每天都能這樣嗎?」韋小寶吃了一驚,旋即大聲的道:「當然可……。」但卻好像有些不對,馬上又住口了,只愕愕的看著蘇荃。

蘇荃吃吃的笑著,道:「小寶,你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對不對?」她又狡獪的道:「那時你和公主搭上後,多久相好一次啊?」韋小寶紅著臉嚅嚅的道:「那不一樣,……。」蘇荃眼中好似滴出水來,直瞪著韋小寶,道:「少年男女初嘗禁果,那有不奮力以赴的道理,如有中斷,必與體力和心情有關。」韋小寶一想,蘇荃說得甚為有理,於是也收起嘻皮笑臉的神色,道:「荃姐講的甚有道理,我和公主剛開始的時候,雖礙著眾多隨從和侍衛,但仍不顧一切每日都要偷偷的會上一會,可是,……後來,我都藉機躲著她,難道,……這就是你要說的……?」

蘇荃展眉道:「小寶,這就是了,男女交歡,人之大欲,但也最耗精力,我們習武之人體力雖較常人為佳,但也不能旦旦而伐,何況久必生厭,你野心奇大,一口氣娶了我們七個姐妹,試問你以後怎生自處,就算不是每天七個都一起侍候你,如照前日戲言每日以擲骰子輪流陪你,雖說不至生厭,想來終究你也會無能為力。」韋小寶額頭不禁冒出冷汗,看著蘇荃,結結巴巴的道:「對啊,……看樣子,我以後非要當烏龜王八不可……。」

蘇荃嫣然一笑,道:「這你倒不用擔心,我看眾家妹妹不至會有這種情形發生,對你當是從一而終,……但是她們都是你的親親好老婆,你當然恨不得每天都能摟著她們相好,是不是呀?」韋小寶歡聲道:「那是當然……。」說著就要撲過去抱蘇荃。蘇荃咭的一聲,搖身躲開,笑著說:「小寶,我現在是跟你說正經的。」韋小寶縮身坐回,道:「好姐姐,你要教我什麼?」他聰明絕頂,一聽就知道蘇荃必有什麼妙招要教他。

「你這個人雖不大正經,不過倒真是聰明得很,我是要教你一些禦妻之道,可是我也是剛剛想到,而且也不懂,我們一起來研究,總會有幫助的。」蘇荃說著從懷中取出一疊舊舊的黃標紙,她一邊攤開,一邊道:「我想,男女交歡,男子出精,女子泄身後也會出水,這些精水應該都是人的精力所系,為了保持精力必須開源節流,開源就是讓人大量產生精水,節流就是在交歡時少流一些精水,這樣就可以長保精力充沛。」

韋小寶大聲叫好,道:「對,對,如能這樣,我們每天都可以和昨晚一樣……,你快點教我。」蘇荃抽出其中一張黃紙,指著上面寫的密密麻麻的字道:「這張是我早上從鐵箱中找到的鎖陽閉陰秘訣,不知管不管用。」又指著另一張紙道:「這是采補術。」韋小寶興奮的道:「管用,管用,這一定像是少林寺的武功秘笈,一定管用……。」又問道:「什麼叫做采補術?」蘇荃道:「這紙上說,男女交歡,男泄陽精,女泄陰精,這陰陽兩精各為人身至寶,如能在交歡時男采陰以補陽,女采陽以補陰,則陰陽交泰,天地萬物育焉,終能青春永駐,還可以返老還童呢!」

韋小寶大喜,真是如獲至寶,拉著蘇荃的衣袖急道:「這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好老婆,快點教我!」蘇荃也興致勃勃的笑道:「瞧你高興的樣子,你又不是現在就不能……禦妻了,……那麼急幹嘛……。」心下也是躍躍欲試,卻對韋小寶道:「我知道你討厭練武功,可是這卻也和武功一樣,是要練的。」「我一定練,我一定練!我一定大大的用功去練!」「是嗎?是不是練成了還想再多娶幾個老婆呢?」

韋小寶這無賴心裏還真有這個念頭呢,現下被蘇荃說破,只得訕訕的道:「沒有,不是……。」蘇荃正色的道:「小寶,我們姐妹七人,我看得出來,都不是醋?子,你將來要再娶幾個也由得你,但話要先跟你說清楚,這門功夫一練,就可能容不得來歷不明的女子,而且一定是要處子,否則這個女子如是和其他男子交歡過,她體內不純,如果被你一采,我們就會一起走火入魔,不但功力盡廢,說不定一下子還會老了三十年。」韋小寶嚇了一跳,咋了一下舌頭,稍有猶疑,忽然卻笑了起來,對蘇荃嘻皮笑臉的道:「我平生最大心願,就是要包下整個大妓院花天酒地,麼五喝六,連續個他媽的七、

八幾十天,不過要我和那些粉頭相好,那是大大不可能,我如花似玉的老婆不相好,怎會和她們相好?更不會和不三不四來歷不明的女人相好,再說天下女子再挑得出和我大小眾家老婆這麼美的,恐怕也不多了,我這點眼光是有的。」

蘇荃心下大慰,這無賴這幾句話倒是由衷之言,足可相信,於是柔聲道:「你要完成你的心願,這事易辦,有朝一日得回中原,我們姐妹都可以女扮男裝陪你一起大大的胡鬧一場,十幾二十場也可以,我們可以叫所有的粉頭一個個的侍候你,包你心滿意足。」韋小寶聽得悠然神往,欣喜若狂的道:「好老婆,你可不能騙我!」蘇荃貼心的道:「你是我們的相公,只要相公高興,我們就高興了。」韋小寶開懷大樂,摟著蘇荃親了一個熱熱的嘴。

蘇荃心神,整理了一下衣裙,站起身道:「小寶,你可以到洞外四處逛逛,看看你的那些大小老婆都忙完了沒,我要靜下來好好的參詳這些密術,等我參透了,晚上就可以大家一起練了。」韋小寶高高興興、歡歡喜喜的走出洞府,四處遊逛,跟各個老婆勾搭去了。

眼看天色近晚,眾女都已回到洞府,方怡、沐劍屏、雙兒、曾柔都已在忙著調理晚餐,公主坐立不安的前前後後在各個洞口伸著脖子眺望;蘇荃在洞中燃著松枝低頭看著幾張黃標紙,有時呆呆出神,口中喃喃自語,有時左右兩手好像還捏著指訣,臉上時喜時羞,公主看著她的神色甚是奇怪,可是又不敢靠近,因為蘇荃已交待過不可打攪她。

又過了一會兒,公主忍不住大聲道:「這個死小桂子到現在還沒回來,一定是和阿珂躲起來相好去了。」原來韋小寶和阿珂到現在還沒回到「通吃洞府」。公主罵聲甫落,洞口已響起韋小寶恬不知恥的聲音:「老公大人回府,眾老婆跪接。」只見他一手抱著阿珂的纖腰,一手提了一簍鮮魚,狀甚得意。公主沖著他叫道:「你要死了,這麼晚了才回來,害人家擔心死了。」又瞅著阿珂,眯著眼道:「好啊,一定偷偷相好去了,是不是?」阿珂啐了她一口,羞著道:「才沒有呢!」說著,頭一低,側身過去幫著方怡她們去整理晚飯了。

韋小寶招手道:「公主老婆,我們把這些魚養起來,還活著的呢。」公主好奇的打開魚簍,問道:「你怎麼抓到的?」蘇荃已收起那疊黃標紙起身過來,她看了一眼,道:「這些海魚是不能用清水養的,這裏捕魚很容易,不用那麼麻煩,我們今晚就打牙祭吧,魚對我們很是有用的。」原來采補術中特別有闡明魚鮮對促進精力的好處。

一夥人聞言紛紛七手八腳的殺魚剖肚,這頓飯自是吃得心神怡。待得酒醉飯飽,韋小寶打著酒呃斜著眼,賊兮兮的對蘇荃道:「荃姐好老婆,今晚怎麼樣呀?武功秘笈練好了沒有?」蘇荃推了他一把,嘴角微露笑意,道:「大家先洗澡更衣去,回頭我來開講。」阿珂異的道:「荃姐姐,你要教我們武功啊?那真是太好了!」雙兒拖了韋小寶往盥洗間跑,韋小寶還忘不了在阿珂臉上偷吻一下。

待得眾女梳洗完畢,又與昨晚一樣,大夥兒在韋小寶身旁圍成一圈席地盤坐,蘇荃和雙兒分別坐在他的兩側。山洞壁上明晃晃的燃上五、六支松枝,比昨晚明亮了許多,那是因為聽說蘇荃要傳授武功。蘇荃的武功自是各人之冠,其次應是雙兒、方怡、沐劍屏、曾柔、阿珂,公主的武功最差,她是跟著宮內侍衛學的,試想那些侍衛那會真的傳授她真正的功夫,還不盡揀一些花式好看,又不必吃苦的三腳貓招式混充了事;而阿珂的武功則是只學得一些拳腳刀劍功夫,卻無內功基礎,因為九難不願真正傳授武功給仇人的女兒。

眾女都注視著蘇荃,獨有韋小寶色迷迷的賊眼從左看到右,又從右看到左,只見他的眼中露出各種極為不堪的淫邪之色,目光又不停跳躍,顯然是在看各女的不同部位,嘴角似有口水流出。蘇荃坐直了身子,目視諸女,緩緩的道:「各位妹子,今日下午,我與小寶商討規劃我們這一家子將來的生計,不論是否能回中原,或是在這『通吃島』渡過一輩子,我們總是希望日子能過得平安快樂。」

眾人都點頭稱是,韋小寶也聳然而驚,收起了輕浮的神色,仔細聽蘇荃講話。「新婚大喜,我本來不想在這個時候掃大家的興,但為了以後的日子能過得和現在一樣美滿快樂,我還是不得不講。」蘇荃又續道:「小寶一口氣娶了我們七位姐妹,昨晚更是和每個姐妹相好,雖然有幾次沒有出精,但他不是鐵打的金剛,精力畢竟有限,如何可以應付這麼多的老婆,就算一天一個,我看不到三個月,他就要一命歸陰,我們都要為他守寡了。」眾女齊都大驚,這才想到事情的嚴重性,都覺蘇荃顧慮得極是,於是都聚精彙神的傾耳細聽。韋小寶卻依然一付不在意的神態。

蘇荃道:「我在鐵箱中找到幾篇鎖陽閉陰和陰陽采補的神功秘訣,雖不知管不管用,但總想可以大家一起來試著練練,如果有效,小寶不但可以夜夜春宵,就是天天如同昨晚一樣,也不是不可以。」眾女都覺得心搖神蕩,人人臉頰都湧上紅暈,又都想,如真能這樣,那真是太好了。

「我一個下午細細參詳這些神功秘訣,雖然覺得並不難練,但卻要練功之人有內功基礎,而且要有恒心和克制力,否則不易練成。」她又說:「我們眾家姐妹,雙兒內力最是扎實,阿珂妹子較弱,公主妹子似從未練過。」公主紅著臉道:「不練會怎麼樣?」蘇荃很嚴肅的對她說:「等我們大家三十歲的時候,你已經老得像六十歲了。」公主驚慌失色,蒼白著臉,對蘇荃說道:「荃姐姐,你不要嚇我。」蘇荃正色的說:「妹子,我一點都不騙你,……除非……。」

公主急著問道:「除非怎樣?」「除非你以後不再和小寶相好,才會隨著歲月自然老化……。」公主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最後嚅嚅的道:「荃姐姐,我也要學這……,你要教我……。」蘇荃溫然的柔聲道:「妹子,你放心,我們八人一體,我們有福同享,我怎會厚彼薄此。」阿珂的神色也為之和緩,她知道自己的武功確實不高,內功尤差,如果不學這神功秘訣,不但不能和小寶相好,還會老得特別快,她自負美貌,這可比殺她還難過,蘇荃既然要教,那真是太好了。

蘇荃又道:「令我為難的是我們這一家之主至尊寶,他的武功又差,內功又弱,又偷懶,又怕吃苦,所以我想我們大老爺還是享享清福算了,以後我們姐妹每三個月輪流派一個人陪他相好也就是了。」韋小寶心頭怦怦亂跳,大叫道:「我不怕苦,不偷懶,一定好好學神功。」心想,我要是不學,這些如花似玉的老婆豈不是白娶了嗎?蘇荃微微一笑,對眾女道:「大家都聽到了,我們可沒有逼他非學不可噢!」眾女齊聲笑道:「是啊!」眾人又笑鬧了一陣,氣氛輕鬆了許多,不似剛剛那麼嚴肅。

蘇荃笑吟吟的對韋小寶道:「小寶,你師父陳總舵主武功天下無敵,他有沒有傳你什麼內功心法?」韋小寶道:「當然有了,不然怎麼會是我的師父。」「那太好了,那你的武功怎會這樣差呢?」韋小寶搔搔頭,不好意思的說:「我都沒練,每次見到師父,我最怕師父考我武功了。」眾女大笑。「好,那你把陳師父教的內功心法背出來,讓我們聽聽。」韋小寶立刻如同滾瓜爛熟般的背了一遍,他的聰明才智和記性之強,那是無人能及。「果然是至高無上的內功法門,你懂得怎麼練嗎?」「當然會了,只是我一直沒空,所以沒練。」所謂沒空,當然是他的推搪之言,總之,他就是偷懶不肯練。

「好極了,公主和阿珂妹子兩人的內功法門我會另外傳授,我們現在就來試練這門鎖陽閉陰的神功,練成了以後再練采補術。」她轉頭對雙兒道:「今兒個委屈一下雙兒妹子,你來做示範,待我細細解說,請你褪去衣衫,躺在中間。」雙兒羞答答的脫去衣裙,仰躺在眾人面前,蘇荃把她兩手兩腳撐得開開的,成了一個大字型,雙兒更是羞得閉上眼。

蘇荃指著雙兒的酥胸道:「女子的胸部與男子不同,雙兒的乳房尖挺圓潤,真是美極了,這乳頭更是可愛欲滴。」她用手稍一搓按,雙兒的兩粒乳頭立刻硬直,她道:「這是女子的性感區域,只要稍加刺激就會引起反應。」她又沿著胸腹,指向雙兒的陰戶,稍稍剝開她的陰唇,揉著她的陰核,陰核也立即硬直,但不似乳頭那麼明顯。

蘇荃又道:「這就是女子三點,都是全身最敏感的地方,也是引起性欲和滿足性欲最重要的地方。」「只要稍稍引起性欲,女子的私處就會流水,男子的陽物就會勃起,你們看,雙兒已有水流出來了。」雙兒的臉似塗了一層紅布,她仰躺在眾人面前被蘇荃指指點點,在重要部位又揉又搓,雖然閉起了眼睛,但那種感覺更是奇怪,不由得全身輕輕發抖,卻又不由自主的起了生理反應。

「死小寶的東西也硬了!嘻嘻!」公主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眾女大笑,雙兒更是羞得想要起身而逃。韋小寶反而用手握著陽物對著眾女搖頭擺尾,眉花眼笑。蘇荃又道:「我們練武之人都知道,人體全身主要是由十二條正經、八條奇經,和任、督二脈串連而成。」

她指著雙兒的軀體道:「這條是任脈,任脈是一條氣血由下而上循行的陰經,起始於小腹之下二陰之間,上行經丹田、神闕、心胸、咽喉,直到下巴,與督脈構成一個迴圈帶,共有二十四個穴位。」她稍稍翻過雙兒身體,又指著雙兒的背部道:「這是督脈,督脈的氣血運行也是由下而上,從尾椎沿脊椎上行,繞過頭頂,鼻樑,至上牙縫而止,共有二十八個穴位,屬於陽脈。」她說:「任、督兩脈如能暢行無阻,則我們人體的氣血旺盛,精力自然充沛,學武之人功力自能大為精進,不過,我們現下要學的神功秘訣稱之為『腎經』,也就是如何來加強十二正經中的足少陰腎經的功能,這條經絡是控制生殖和性能力的關鍵,這男女之精,也稱之為腎水。」原來腎經是一條氣血上行的陰經,自足心湧泉穴開始,斜向內踝,沿脛骨之後上行,過膝內側,入腹上至前胸俞府穴而止,共有二十七穴,左右對稱,計五十四穴,極為複雜,怪不得沒有內功基礎的人不易學習。

蘇荃道:「除了這些穴位之外,我們要先從控制丹田周邊穴道開始,那就是腹下的關元、歸來、曲骨、會陰諸穴,和背後相對的命門、腎俞、長強諸穴。」諸女除了公主對經脈和穴位不甚瞭解之外,阿珂只是沒有內功基礎,但畢竟是學武之人,師父九難是武學大師,這些基本功夫當然有所傳授。韋小寶只是不肯學,但對蘇荃所講的一些道理倒是一點就透,而現在他聽得又特別用心。

蘇荃俯身摸一摸雙兒下體,插進一根食指,覺得濕漉漉的,轉頭對韋小寶道:「你過來,把你的至寶插入雙兒妹子的裏面。」韋小寶愕了一下,隨之嘿嘿一笑,脫去衣衫,蹲下身子,挺起陽具插向雙兒陰戶,稍一抽插就全根盡入,他還要繼續抽插,蘇荃已阻止他道:「現在是練功,先不急著相好。」韋小寶只好停住。蘇荃在雙兒耳邊念了一段口訣,道:「開始吧!」雙兒點點頭,但卻也不見她有何動靜,自是在默默運功。蘇荃又對韋小寶道:「先照陳師父教的內功心法運功一周天,然後用心和雙兒相好,同時再氣守丹田,力納神闕,疏命門、腎俞,沖長強。」韋小寶歡叫一聲,道:「是!」立刻默運內力,氣轉一周,即開始用力抽插,並照著口訣守丹田,納神闕,疏命門、腎俞,沖長強。

一番急沖猛插,雙兒臉紅氣喘,手揮臀搖,韋小寶卻是愈插愈有勁,虎虎生風,眾女看得心旌動盪,面紅氣粗,公主更是虎視眈眈,雙眼火光直冒。兩人相好了近半個時辰,韋小寶的動作居然進退有據,全不似昨天那樣狠沖蠻撞,雙兒忍不住呻吟出聲,喉間呵呵有聲,與她昨晚強忍不啃聲的情況大異,顯然是享受到了極大的快感。蘇荃在旁提醒他們道:「不必強自忍住,該出水就出水吧!」雙兒睜開眼睛,看著韋小寶羞怯的道:「相公,我要出水了……,啊,好舒服……相公……。」韋小寶也氣吁吁的道:「好雙兒……,好雙兒……。」兩人一陣激烈的配合動作,雙雙泄身。

蘇荃待他們稍事緩過一口氣,韋小寶正要起身,她輕輕按住,讓他在旁和雙兒並頭仰身躺下。她仔細觀察兩人的下身,還特別剝開雙兒尚未全部閉合的陰戶,甚至還伸進中食兩指挖了一下,再拿到眼前細細察看,眾女都覺大為奇怪,不知是何道理。蘇荃喜孜孜的道:「這個神功果然有效,你們看!」她將兩指放在眾女面前,道:「小寶的男精已比昨天少出了很多,雙兒的精水更是若有似無,這功夫她已練成了。」眾女不明所以,一齊以詢問的目光看著蘇荃,韋小寶和雙兒也都坐了起來,雙兒幫他擦了擦汗,並替他披上一件長衫。蘇荃顯得甚是興奮和得意,她笑吟吟的說:「各位妹子,男女交歡之後,男出陽精,女出陰精,這陰陽兩精,為人身精力所系,但每個人的精力有限,尤其是小寶一人怎能日日無窮盡的應付七個老婆,所以我就想到了如何開源節流之法,以增強小寶的精力,但又要減少他每次出精的數量,以便他能長保精力,夜夜春宵,不枉了他娶我們七個姐妹的夫妻恩愛情誼,天幸我找到了這鎖陽閉陰之法,适才小寶和雙兒妹子試練,就已有這種成就,真是托天之幸,看來我們這長久夫妻是做定了,待得稍後練得陰陽互補之術,再配以食物、藥物,到得八十歲,我們還能和現在一樣日日相好。」眾女和韋小寶聞之大喜。果然韋小寶和眾女習得這神功秘訣之後,一直活到年至百餘歲,均猶若三十歲許,眾女更是美如天仙。直到乾隆年間,夫妻八人辭別滿堂兒孫,才從西南定居之地相偕渡海重返已由韋小寶更名後的「釣魚島」,並同時在「通吃洞府」內坐化;但方怡、沐劍屏、曾柔、雙兒四女,卻始終未曾受孕,這可能是他們始料未及和美中不足的事吧!


<<全文完>>

 

 

網站在美国維護,受美国法律保護。本站無意侵犯任何國家的憲法,如果當地法令禁止進入,請離開這里。
本站特为除中国大陆以外华人设立,由于中国大陆法律限制,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观看,传播。否则,后果自负!敬请谅解.

Copyright © 2011 http://www9.tk All Rights Reserved.